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進擊的巨人×里佩】某個日子將終結


01.

  她知道有一個日子的黃昏將終幕拉上,知道白日的光輝將終結,知道日輪會向她最後一次輕聲道別。
  她抱著時日和歲月,踩著青春和血色,鞋底黏著黑暗的水灘涉水離去。她聽見少女們在河邊提著木桶汲水,羊群在岸邊斜坡上吃草,就在那日,她的髮染上藏匿的夜色即將消失。

  ──啊,愚蠢的少女們。某個人這麼眺望著。
  她知道自己被眺望著。
  她知道有個日子的陽光將終結。
  知道愛會從死亡中被分離,蟲子分解的養分將會腐蝕一切,為此她凝視過上千次的星辰都要枯萎。





02.

  她曾經被里維兵長潑過咖啡。

  「……」佩特拉楞了大概三秒,任焦糖色的液體自栗髮流淌至衣襟,她茫然地望向兵長,而對方用同樣情緒的眼神回望她。
  又過了兩秒。「……我以為喝完了。手滑了。」里維說,「抱歉,妳還好嗎。」他補了一句。
  「沒、沒事。」佩特拉連忙說,拿起手巾這才開始清理溼答答的臉,「還好放涼了,咖啡是冷的。」
  長官的視線從她狼狽的臉蛋移至衣領,「……既然是我造成的,我會將衣服洗乾淨後再還妳。」
  「咦?不用了,這個我自己來就可以……
  「這個妳洗不乾淨的。」里維冷靜地說。他見過許多兵士不小心潑上了茶或咖啡後僅用清水清洗,而在淺色的布料上留下淡淡的茶漬。
  「呃,感謝您的好意但我真的不用──」
  「把衣服脫下來。」
  里維的話太過簡潔扼要,導致在湊巧的時間進門的歐魯聽到這句話,完全不動腦子便脫口而出:「再怎麼身高相近,您與其拿佩特拉的衣服不如拿我的,您也知道她有失禁的記錄──」

  那是里維第一次看到佩特拉用衝百米的速度踢飛了歐魯的下顎。




03.

  結果佩特拉還是沒有接受長官的好意,理由是她覺得自己穿了一整天的制服肯定有汗臭味,怎麼樣都不願讓里維碰到她那可能有異味的衣服。
  里維淡淡地說了一句「是嗎」,歐魯方才向他報告了艾爾文的指令,他轉身正要離開,在別過身子的那刻彷彿意識到了什麼而又立刻轉回來,「佩特拉。」他這樣叫著部下。
  與平日的口吻無異。
  「是的?」佩特拉停下擦拭的動作。里維順著她停頓的手,取過她手上的手巾。
  「妳這裡沒擦到。」
  里維仔細地拭著她右側的耳根和臉頰,那裡連結著女性藏匿害臊時會暴露的心緒,手帕撫過女性的肌膚時就像枯葉撫觸過湖面上的皺褶,他的舉動自然到佩特拉一時之間都沒意會過來有什麼不對。

  他見部下的臉上確實清潔過後,才像完成一個他籌備很久的任務似地輕呼了一口氣,心滿意足地準備離開。
  「記得去洗個臉。」他最後說。
  佩特拉定格了一個鐘聲左右的長度才想到要害臊。她明明已經不是少女的年紀了。她努力讓自己回過神來。

  「怎樣,很爽是嗎?」
  在後方目睹一切的歐魯悠悠地補了一句。
  多虧了歐魯,佩特拉轉換模式到發怒的修羅只需要不到一刻的時間。



04.

  要是不能抑制自己的情緒而氾濫在潺潺溪流中,遲早會像起伏的水浪一般耗盡自己而消失在乾渴的土地上。
  幸福的喜悅向來只在她眼中閃耀了一瞬間,又沉入水面下。
  不能因為這樣就快樂。她這麼想。
  不能因為這些就感到滿足。
  感到幸福或者填滿,那都是不對的。
  她說不上是為什麼不對,總之就是不行。

  淹沒在苦痛中的生命向來都死得早,相反的情況也同樣。
  悶熱日子的乾燥降臨到她的靈魂上,佩特拉覺得方才被里維碰觸過的部位都在發燙,黃昏的呼喚就像鬼聲似的橫過辦公室的空氣,從黑暗衝出的某道光在呼喊著想要氧氣,而氧氣想要回歸到黑暗身邊,來來回回的追逐都是在耗費生命的能量。
  多少聲音消失在朝陽中而無以復出。

  ──唉,愚蠢的少女們。
  佩特拉嘆了口氣。




Fin.
  幾百年沒寫的里佩。

2 則留言:

  1. 一定要繼續寫下去T.T

    回覆刪除
  2. 嗚嗚大大寫的里佩實在是太好看了(比心)
    之前還一直在重複看着以前的里佩文TvT
    期待大大的里佩!
    大大加油!!

    回覆刪除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