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企劃|莉達堤雅】終末



00.

  沒有光照也就沒有黑暗。
  沒有黑霧也就沒有曙光。
  因為那一剎那的光,才得以在黑暗中目視這世界曇花一現的美麗。
  因為在黑暗中得到一瞬間的光,才知曉整條街上全是狗與鼠輩的屍體。
  妳原本不會看到、也不會意識到,直到整條道路上滿目光明,於是妳見到了小偷與鬼、狗的斷肢與肚破腸流的溝鼠;妳將腎臟與橫膈膜踩成一淌蘇芳色的軌跡,讓那染料於石徑上蔓延,直至水溝都充滿屍臭的芬芳。
  只要不打開光,妳明明就不會知道妳腳下踩著的是軟綿綿的肉脂與死物。

  ……但妳是知道的對吧,莉達堤雅。
  妳知道妳是踩著什麼東西過來的。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企劃|莉達堤雅】流洩的幻影



01.

  她徜徉在死海裡。
  感覺自己就要死在這裡。
  散落在海面上的藻類突然伸不到地平線,那些沾了黑膽汁的墨綠物體停在火燒色的天際,與海平面對齊,過不了多久,那些零星花火就會如玻璃碎片,被掃到最深處的水溝裡。
  那裡無聲無息,無風無雨,無邊無際,沒有色彩,沒有氣味。
  而且永遠沒有,永遠沒有任何一句話語。

  「聽好了──」
  有個皮肉湊合成的夢魔在她枕邊,「那東西」皮囊上有個縫線,裂開了一張鮮紅的嘴,她看不清「那東西」的面容,只看見扭曲的口腔。
  那個口腔對她說:
  「聽好了,莉達堤雅,妳知道豬有豬的味道吧,狗有狗的味道,貓有貓的味道,婊子也有婊子的味道。妳知道那像什麼樣的氣味嗎?」
  她沒有回答。
  但莉達堤雅本能性地知道,「這個東西」遠比她高貴、遠比她醜惡,也比她更有權力。
  「蕩婦。」即使被這樣稱呼,莉達堤雅也沒有被賦予反駁的權利,蕩婦的一切都需交予更偉大的人、或者那些適合使用蕩婦的人,蕩婦的隧道會被進入、被摧毀、被放入惡獸,將她肉體撕成比毀了的襯衫更糟糕形狀的「那東西」說,說他去過淺灘。
  他說他去過沙灘,那裡就像女人愚蠢的肉穴,無論多麼骯髒的東西,只要微微使勁,都會如深陷沙渦的垃圾與碎石那樣沉入更深的沼澤裡,無盡的淺灘等待潮汐,而潮汐回應呼喚之於則帶來了更多海洋的垃圾。
  得死的像垃圾一樣。
  就像豬會以豬的方式死去。

  「妳這婊子也會死得跟婊子一樣。」阿爾瑪迪說。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D/J/E/無駄親子】垢中的遺骸


00.

  艾莉娜之於喬納森是代表幸福、美好的一切。
  舉凡他人生所有美妙的事物都屬於艾莉娜。

  而對喬納森而言,迪奧則是除此以外的全部。
  所有與美好無緣的事──迪奧只屬於那些。


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進擊的巨人×里佩】某個日子將終結


01.

  她知道有一個日子的黃昏將終幕拉上,知道白日的光輝將終結,知道日輪會向她最後一次輕聲道別。
  她抱著時日和歲月,踩著青春和血色,鞋底黏著黑暗的水灘涉水離去。她聽見少女們在河邊提著木桶汲水,羊群在岸邊斜坡上吃草,就在那日,她的髮染上藏匿的夜色即將消失。

  ──啊,愚蠢的少女們。某個人這麼眺望著。
  她知道自己被眺望著。
  她知道有個日子的陽光將終結。
  知道愛會從死亡中被分離,蟲子分解的養分將會腐蝕一切,為此她凝視過上千次的星辰都要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