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Reborn×雲京】流淌於體外之物



00.

  他不喜歡溫熱的水,他從不喜歡讓熱流碰觸皮膚、流淌過身體的感受,即使那熱度不可能碰觸雲雀恭彌的內在,不可能薰染他靈魂的一分一毫,然而僅僅只是碰觸外殼也不可以。
  他不可能容許。
  因為殼的概念不是源自於假象。
  殼不是外衣,不是鎧甲。
  那是當剝開外殼就可以明瞭的事情。

  所以雲雀恭彌總是用冷水洗滌自己,不是因為喜歡寒冷抑或享受冰涼的感覺。
  僅僅只是因為最低限度,他只容許這個。






01.

  碰觸到笹川京子的時候,他察覺了暖流的存在。





02.

  因為是最厭惡的東西所以他能夠立刻理解。
  因為是最厭煩的事物是故他能夠立刻察覺。
  笹川京子是該被他排除在世界之外的事物。
  他不說「他的世界」,雲雀恭彌從來不說,因為他所感知他所認知的一切領地,全以他自身為優先,他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切。雲雀恭彌所支配的領土即是世界本身。至少他自己是如此認定的。
  雲雀恭彌的秩序、法律、邊界。

  「早安,雲雀學長。」
  早上時,笹川京子不顧周遭眾人與黑川花詫異的目光向他打招呼。帶著笑容和善意。
  這樣的情形接連持續了好幾周。從不中斷。
  他原先和這名只有「校園偶像」這個名詞概念的人物產生交集,最開始只是因為中間隔了個澤田綱吉作為媒介,只是如此而已,所以笹川京子認識了他──而雲雀恭彌也察覺了她的存在,明明本該僅止於此,她卻開始主動對他釋出善意。

  「友善」。
  常人大抵會如此定義。
  無關乎對象,甚至對方不是雲雀恭彌,也是同樣。笹川京子原本就是這樣的女人,她友善、親切、溫柔,所有雲雀恭彌排斥的特質她全數都具備;那該是令人退卻的事情,對待所有人都溫柔的人,和對所有人都不溫柔是一樣的。
  就像選擇「不選擇」的人,也和選擇是同義。
  ──那該是令人退卻的事情。

  雲雀恭彌開始感到不耐。





03.

  他將她壓在身下。





04.

  笹川京子的肌膚就彷彿絲綢般地滑細,她的聲音就像清澈的潺潺流水,所有雲雀恭彌欲求破壞的條件都排列在他的眼前。
  雲雀恭彌注視她的目光不帶絲毫熱度,但笹川京子的卻有。
  她當然會有。

  放學的時候到了黑川花卻找不到人,在黑川花知曉她的朋友被帶到委員長面前之前,學生會會議室的門鎖就當著笹川京子面前乾脆地鎖上。
  喀啷。地。
  背後倚著牆壁,笹川京子抬頭凝視著他,他很難判讀草食動物的視線蘊藏著什麼涵義,又或者什麼都沒有。
  她只是靜靜地凝視著他,一湊近便嗅得到身上溢出的淡淡清香,笹川京子的氣味甜膩到令人發麻。

  「怎麼了嗎?」她第一次問。「雲雀學長?」
  就像光腳觸地會感受到石板的冷冽一樣,肌膚相合時人類的溫度也會傳遞過來,墮入無底深淵的意識也會被喚醒,深入外殼內部,觸及、而後解體的概念,她皺起眉頭,像是感到困擾了,彷彿感到困惑──對此刻的景象由衷困窘,但是他當然不了解她的心情,雲雀恭彌一輩子都不可能了解,若是要他理解他還寧可去死。
  六道骸的笑聲似乎在他的右後方輕聲竊笑著。
  「    」
  笹川京子又開口說了些什麼。
  他沒聽見。
  他不回答。
  一切的聲音與視覺都從他眼中抹去。
  他回過神時,雲雀恭彌發現自己第一次擁抱了她。他感覺到懷中的生物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瑟縮了一下。

  雲雀恭彌在確認眼前的女人是什麼生物。

  他想知道她是屬於哪一側。

  「……妳想怎麼樣?」
  「咦?」仍然在狀況外的笹川京子完全沒聽懂。
  雲雀恭彌靠近她的耳側,兩人距離近到可以呼吸到彼此呼出來的空氣。
  他放棄重複問題,然後又自顧自地講起來別的事。
  「茶和咖啡,妳喜歡哪一種。」他冷淡地說。
  雖然笹川京子還是完全沒能明白過來,還是回答了第二個問題:
  「……茶。」





05.

  積極的提問和明確的答案只存在於教科書之中。
  正確的、明確的解答不存在於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哪怕僅是一隅,也遍尋不著。
  不知道何時已經不會再積極發問,而答覆的必要性也逐漸淡去。
  曖昧不清。
  渾渾噩噩。

  彷彿一團霧氣,
  纏繞在身體周遭,
  惡質地,
  混濁,
  汙濁,
  覆蓋之而不散。

  「雲雀學長,半杯好嗎?」
  他沒有回答。
  「那麼我就倒半杯了。」
  沒有回應。
  笹川京子並不介意。

  和室內笹川京子輕輕扶起跪坐在榻榻米上的身軀,為眼前的男人倒了茶。她知道雲雀恭彌從來不自己動手;若是笹川京子不在身邊,便由草壁哲矢來。
  液體潺潺流動的聲音令他產生了蓮蓬頭流出自來水的聯想,而排除那水流的排水孔又會在哪裡呢?流水行經大理石,流入縫隙與凹陷之處。
  她倒好半杯茶後,便放置在他面前的桌上。她不會遞給他,畢竟雲雀恭彌從來不伸手接過。他討厭一切由別人遞給他的東西。

  十年,
  十年過去了。

  他們保持著若即若離、難以理解的關係,維持了十年,維繫在隨時都有可能毀於一旦平衡感的泥沼上,當事人不可能說明白旁人也看不清的,雲雀恭彌與笹川京子之間的薄膜。
  那一天雲雀恭彌不帶任何意義、真的不帶任何意義地對笹川京子提出毫無道理的問題,而笹川京子也回應之──那究竟當中蘊藏著什麼樣的事物,沒有人知道。
  當他想起時,他就會呼喚笹川京子來到他身邊。
  排除任何阻礙且從不給予任何理由。
  而笹川京子也回應之。
  因為笹川京子對任何人都溫柔,對雲雀恭彌的予取予求,也是同樣,雲雀恭彌不想、也不願去探究這個女人的本質,他只是一心一意只想著他欲求的事物。

  雲雀恭彌偶爾會讓她待在自己身邊。
  宛如將擺飾隨意放置在自己領土內一樣自然。

  笹川京子什麼也不說,她從中學時代就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容貌與姿態。
  她微笑。她總是溫柔地笑著。
  雲雀恭彌從來不笑。
  笹川京子容許一切般地闔上眼瞼。
  就像浮雲在穹蒼中自由自在地支配著一切,而他的女人則要有容納整個天空的胸襟。

  當她在他的身邊時,雲雀恭彌什麼都不必說,笹川京子便靜靜地為他倒茶。
  要是他不說話,大多時候她也不會說。

  只要能夠足以被稱之為意志的意志仍有一丁點尚存,我可以將你視為我的一切。
  只要我的意識仍有一丁點尚存,我便可以感受到你、認知到你的生息。
  ────這兩個人之間,難以被稱之為存在過這種聯繫。
  要是撥開雲霧便能夠展翼飛翔,笹川京子也不必甘願作為籠中鳥的殘骸,在泥地上向天空仰望了。而要是笹川京子動過那麼一絲一毫逃走的念頭,她也不會如數家珍地輕撫地上的塵埃了。
  雲雀恭彌將他的聲音、視線都加諸到笹川京子身上;猶如將她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加入了他的音符。
  毀滅、破壞、咬殺那些群聚的生物是輕而易舉的事。
  而保留笹川京子,將她留在地面上,也是唾手可得之事。

  茶杯空了。「再半杯好嗎?」
  沒有得到回應,笹川京子便再度伸手拿起雲雀恭彌的茶杯。
  雲雀恭彌只是維繫著緘默,不動聲色地注視著眼前女人輕輕托起茶壺倒茶的動作。他的觀察與認知都得到了回報。

  他知道破壞並不困難,不破壞也很簡單。

  只要確信自己隨時都能夠毀掉她即可。





06.

  要是能夠正確地解讀雲雀恭彌留在身上與外套上的所有氣味與煙硝味,那麼要笹川京子將這些事情留在心底亦是易如反掌。
  因為很簡單,她才什麼也沒問。
  笹川京子為雲雀恭彌褪下黑色的西裝外套。

  雲雀恭彌在那個會議室裡第一次擁抱了她,讓笹川京子的熱流侵犯他的外殼後,學生時代他便再也沒有允許過笹川京子踏出他的領地,然後中學畢業、然後年少時代過去了,最後他們同居。
  他說:「住在這裡。」
  沒有反對的理由,於是笹川京子頷首同意。

  他一次也沒有說明他碰觸她的理由、涵義、心情,一次也不曾說過,而要是笹川京子是會主動提問的女人,他也不可能讓她留在雲雀恭彌的領土內。
  領土內,擺置著笹川京子,僅此而已。

  他們的關係延續著,說不清楚是向前進抑或是向後退──境界線的終點仍然沒有到達,在笹川京子的面前,路已斷絕,寸草不生寸草不留,糧食告罄,隱遁的選項亦不存在。
  想要道出口的話,也已經在舌尖上死亡。

  她牽起他的手,感受著雲雀恭彌手掌的觸感。雲雀恭彌卻直接甩開她的手,粗魯地單手將她擁入懷中。
  「先洗澡好嗎?」
  他瞥了她一眼,算是表示同意,接著便直接走向浴室。笹川京子笑了笑,馬上動身為他準備換洗衣物。
  如果她能夠正確地解讀雲雀恭彌手心上的血漬是代表什麼意涵──那又怎麼樣?
  向死寂的井提問並沒有任何意義。
  聽見自己的回音並沒有任何意義。
  她思忖著是否要打開走廊的燈。

  浴室內傳來了淋浴的聲音,流水的聲音,雲雀恭彌的聲音。
  她按下開關,燈光投在她臉上,陰影降落在她腳下。如影隨形。
  雲雀恭彌沖洗掉了他一身污漬,笹川京子則保留著他方才在她身上留下的氣味。

  屬於雲雀恭彌的味道會一生都纏繞在她身上、銘刻於她的靈魂上,永不散去。

  她敲了敲門,對浴室內的男人說:衣服我放在外面囉。
  沒有等到回音,她便確定了他有聽見。
  然後笹川京子回到寢室,拉開被褥,等待雲雀恭彌再度前來將她自身、她的外殼、她的內在、屬於笹川京子的所有一切,都烙下屬於雲雀恭彌的痕跡。


  她顫抖著就像生命承受死亡的最後一擊時,於疼痛的意識中剝離而出的最後嗚咽,若她的光芒僅是灼熱的火焰中燃燒掉塵世時垂死的一閃,那便如此吧。
  那便如此吧。





-Fin-





  因為跟乃滋聊天而突然誕生的雲京(爆)
  實在很懷念當年的熱情和寫了幾十篇的雲京時代啊…
  都不知道該不該說是不堪回首還是…

  花了最長的時間是在想標題。
  說是「體外之物」,是因為最終雲雀還是不可能讓京子去撼動他的內在,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還是必須將京子放在他身邊,嗯,不是「綁」在身邊而是放在身邊,我覺得這就是雲雀的風格。
  唉,那麼長時間了,我都快忘記怎麼寫這兩人了…因為沒有臉去看我以前的文章,不過或許風格改變了很多吧。



22 則留言:

  1. 雲京的其實算第一次接觸吧。OwO
    因為我看很多跟雲雀的都是自創較多。XD
    而且我的CP認知是綱京。XDD
    話說太久都沒看妳發文了,一發就是家教的,超級高興!哈哈!
    泡殿還是一樣的那種特色,不過對象因為是雲雀,讓我看這篇的時候有點辛苦的感覺?OAO
    大概是因為對雲雀的想法不同吧!我猜。哈哈!OWO
    但是對於雲卻是旁人無法改變他的這點是相同的!
    (所以才超喜歡雲雀!!激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太久沒寫文章了哈哈><
      雲雀夢當年真的很盛行呢,不過基本上過去家教時代,夢小說本來就滿街跑了,各種角色夢大致上都看過。
      不過當時我其實不太看夢小說,所以實際數量不太清楚呢。

      是呀一慣的我的特色…(??)
      所謂看得「有點辛苦」是什麼意思呢?(有點好奇)
      因為和雲雀角色的認知差異很大嗎XD

      委員長就是這樣我行我素的一個人啊,我也很喜歡他這種個性!

      刪除
    2. 要說的話,第一個接觸到的家教同人其實是BL的呢...唉,因為啥都不知道就不小心進入奇怪的領域,那時看其實完全不解,那啥啊的這種感覺,然後看到後來,發覺果然還是BG神馬的最好了!BG派的火龍!XDDD

      泡殿的特色就是對話不多,用字遣詞感覺精熟度很高,還有理性方面的旁白...這樣?因為我個人比較理性,感性類型的倒也不排斥就是。XD

      雲雀給的感覺...戰鬥狂、傲嬌、對動物很溫柔...這樣。
      還有一點口是心非。很可愛!XDD
      其實在寫雲雀的時候會放一點點私心的關係吧,所以對我來說,很雲雀的雲雀這樣的角色我無法陳述出來?OAO

      刪除
    3. 啊不知道你當初在碰家教同人的時候是剛好家教熱門期嗎?熱門時期的確同人到處都是BL沒錯(而且量超大),BG反而都要努力挖XDDDD

      我的文章的話大部分(應該說全都是)意識流,因為是心理流逝的時間的無限放大,所以劇情的流逝速度會非常緩慢,對話也不是主要。
      大概就是,稍微比較偏門的寫法這樣。

      我在想可能是我接觸家教的時候,看角色的想法和現在都不一樣吧。
      如果是現在我才開始看家教,說不定也會認為雲雀是個傲嬌XDDD(就覺得有點悶騷)
      不過愛護動物這點非常贊同←

      刪除
    4. 應該吧我想,那時候我只有看動畫,在未來篇那邊很入迷,後來就看到有人寫同人,BL就是在那時入侵的。XDD
      我到動畫結束很久才去看漫畫,因為那時候想等家教完結在看;而且也剛好那時我家附近的租書店倒了,順便買了一整套的漫畫。XDDD

      個人真的對泡殿的文很合口味,很喜歡妳說的所謂意識流。我在描述劇情上時間也是很緩慢的那種,不過對話倒也不少就是,但是有時對自己在劇情時間上感覺很懊惱,因為想快快不起。=口=
      偏門神馬的我是不知道啦。@A@ 但是很泡殿的特色就是。

      我覺得動畫跟漫畫中的人物給的感覺有一點的不同,或許是翻譯的緣故?
      也可能是一段時間再看,觀看角度不一樣的緣故?
      話說,其實我覺得雞叫漫畫最後的結局,實在很開放性結局。XD
      一整個後面要怎麼接下去也沒問題。XDD

      刪除
    5. 說到這個,未來篇其實前半段超讚的啊XD
      記得那時候追得非常入迷,可惜中途換編輯之後從未來篇後半段開始就完全走下坡,天野明自己不適合掌控劇情節奏吧,從那之後就亂糟糟了><(超可惜)

      謝謝妳這麼說!XD
      如果是希望劇情進展快的話,我想就少看一些意識流的小說吧(畢竟很容易被影響),可以參考一些劇情進展快的書來看看。

      動畫我後期就沒有追了也不知道如何,有改編很多嗎?
      漫畫結局我當初超不滿意的可惡XDDDD
      最後阿綱居然還一直說他不當首領,京子小春也不選一個,根本什麼進展都沒有XDDDDD(憤慨)

      刪除
    6. 家教剛開始我只當看看就好的一部動畫,到了死鳳梨那邊開始,才覺得喔喔喔終於有看頭了,戒指爭奪戰再來未來篇......就整個熱血滿點了。XDD
      我也認為有點可惜,家教其實還可以更好的!很遺憾。順帶一提,沒看到阿綱十年後的樣子真的讓我至今還是很好奇。=www=

      不過我發覺我已經習慣看蠻意識流的劇情了。=口=
      有時候試著加快結果像搭高鐵。XD
      話說最近泡殿突然爆出好多文啊。XD 雖然很多我都不認識。
      RWBY我其實只看過兩、三集,還是跳著看的,所以也幾乎不算有看。=A= 不過知道泡殿喜歡的那個角色死了有訝異到。畢竟我第一次看有看到那個角色,沒想到在聽到他的消息居然掛了。=口=

      動畫有漫畫沒有的劇情,阿爾柯巴雷諾的試煉跟初代家族的試煉。
      個人覺得因為這樣所以動畫才沒有繼續下去,因為動畫跟漫畫的劇情會有矛盾衝突,不過我還是期望家教再開動畫。雖然不太可能了。哈哈!
      結局是那樣的確有種什麼,你再說一次的衝動。XDD 當初把漫畫看完,心情很失落,因為完結了跟結局很開放。惆悵感湧起。=A=
      天野明把這個選擇丟給我們想了。XDDD
      火龍我的話......覺得阿綱會選京子吧。XDD

      刪除
    7. 真的,家教的題材明明也不錯,結果後期的發展完全浪費了這些設定…
      天野都故意都不畫出阿綱十年後的樣子XD
      我是自己腦補跟初代長得差不多啦。

      最近就是不寫則已,一寫則源源不絕啊。XD
      RWBY我喜歡的那個Roman,他明明從第一集的第一幕就出現了,之後雖然戲分也不多但都有一直出現,還以為他是個什麼重要或常駐的角色…
      結果死成這樣我心都碎了…唉,追RWBY也兩三年了,結果換來這種下場啊(悲傷)

      我也覺得阿綱會選京子。
      雖然其實我更偏好綱春,不過他不選京子就不是阿綱了XD

      刪除
  2. 我發現我的留言又被吃掉了。=A=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昨天快半夜回家時有看到留言又被吞了,所以順手把流言救回來了XD
      定時會看一下後台,發現被吞了的話就會趕快救。
      Blogger動不動就吞留言真的是挺麻煩的呢…

      刪除
    2. 是呀!完全不知道如何防範。XDD
      不過其實我覺得Blogger蠻好用的,而且它應該算是我第一個接觸的部落格?OwwwO

      刪除
    3. Blogger的確還不錯,尤其喜歡版面,蠻好用的。
      以前我也用過無名、痞克、fc2和忍者等等,現在看起來blogger算是最好上手的一個
      (但是會吞留言真是世界謎團啊)

      刪除
    4. 我現在有用的就是Blogger、痞客、POPO、EP,主要這幾個。
      不過其實也很悠哉地在用就是。哈哈!
      吞留言這點倒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我不知道。@A@
      可能看我不怎麼順眼之類的?XDD

      刪除
    5. EP我也有用呢,雖然很少上去。
      POPO用起來感覺如何呢?

      刪除
    6. EP也很少上去!舉手!
      而且我的EP都是丟詩詞的。=w=
      POPO我覺得不錯,而且那邊很多文也寫的很好。
      其實會去用POPO的原因,是因為鮮網好像苟延殘喘了。=口=

      刪除
    7. POPO我記得當初是看到一個法條覺得不是很適當,就沒用了。
      鮮網好像不是苟延殘喘,是整個公司都倒了啊wwwww

      刪除
  3. 我还真想看到更多关于 云京
    不过 现在已经根本看不见这种“东西”了吧
    抱歉…我很喜欢这对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好,難得也遇到喜歡雲京的同好(つд⊂)
      現在的確是…當年reborn的熱門CP都很難見到了,還要找到創作雲京的基本可能性是0了。多年以前的雲京創作現在找也找不太到了(つд⊂)

      刪除
    2. 你好!!
      对啊(。 ́︿ ̀。)以前还可以找得到关于云京的创作 至于其他有关京子的创作 可现在几乎都没了 难得看到了这篇还真让我很高兴(希望不要消失)
      还真想要把云京给“复活” 想要让其他人知道家教是有云京的“存在”

      刪除
    3. 不會的不會的,我應該不會刪掉XDDD
      讓我想到以前京子吧也是轉了很多我早期的創作過去,天啊都快十年的事了,好懷念當時的盛況…以前都在日站找京子的糧吃呢

      刪除
  4. 不能说“应该”是“一定”啊啊啊。・゜・(ノД`)・゜・。
    之前也是一直找京子的粮吃呢 对了 你现在还有早期的创作品吗?想看呢!0w0

    回覆刪除
    回覆
    1. 诶…真的都是很早期的創作了…被人看到好害羞XuX
      而且我手上大部分都沒檔案了,跟電腦一起消失了
      但記得有好幾篇有收進去京子吧的精華區吧,如果沒刪掉應該還在

      刪除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