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ES21×阿含夢】Pandora01


01.

  一開始,只是單純地在酒吧被搭訕了。

  作為初中生,他們兩人出現在酒吧都言之過早,但是對方早熟的外表與發育健全的體格而言,並無違和感介入的餘地。
  她對這名留著黑人髮型的男子有零星印象。
  他頻繁地出入酒吧,隨機尋找獵物然後下手,偶爾則是帶著幾名女伴一起出現。不足為奇的獵艷生態。唯一和其他獵手稍稍不同的地方是,他連有男伴的女性都會出手,而要是發生爭執,就會憑著蠻力把對方拖出場外解決。但除此之外,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她原先是這樣想的。
  她總是獨自一人。
  獨自一人喝酒的女性是容易被下手的目標。
  她聽著對方熟練話術的甜言蜜語,一面奉上笑容回應,而見她對於殷勤話語有所反應,那名男子更進一步。而後對於那隻不安分撫摸她大腿的舉動,她也未曾反抗。

  前後短短不到五分鐘,於是她最後任由他摟著腰,隨著他的腳步走出酒吧。
  她知道會被帶去哪裡。
  她知道他欲前往何方。






02.

  完全不似是初中生的體格。
  不似是初中生的危險性格。
  單以後者來論的話,除了他以外她還認識一個符合這樣定義的男人,她的兄長。而有一度,她也幾乎就將他們兩人重疊了──要是不論性質單論向量而言的話。

  激烈的交歡。因為她努力地迎合著他,他亦回應她的期待。
  她討厭後背位,他則討厭女上位。
  不過要是妥協一下,做愛帶來的快感仍能令她感到滿足,他也亦然。
  他雖然暴力又危險,脾氣陰晴不定,極度外貌主義又自我中心,將拐到的女人玩過就丟,方便好用的女人也會淪為他的工具──即使如此,儘管對入手的女人會粗魯對待或輕浮以待,也不會特意對她們動粗。她注意到他面對女人時會控制力道,擁抱時也是,親吻時亦是如此。所以平時的他,只是不想克制自己而已。
  怪力亦然,暴行亦然。
  這樣的男人比起不懂得控制力氣的傢伙更危險,她也知情。

  和他做愛時,她才終於意識到一件事情──

  從預感轉換為確信。
  再由確信轉換成認知。

  她天生就會被危險的人吸引。
  天生就對邪惡情有獨鍾。
  總是會被惡劣之人、暴行之事、危險與惡行所攫取視線。
  並非是所謂不由分說便愛上危險事物的體質,僅僅只是會被吸引著,且捨不得移開目光。
  然後被吸引後,注視著後,就會喜歡上。

  沒什麼大不了的──深受她迷戀的他終有一日成為了她的罌粟。

  深受妳所愛之物因為受妳之愛所以妳不能愛。
  深受妳所愛之物因為受妳之愛而成了妳的毒藥。

  這時候的她尚未愛上他,距離喜歡亦相差甚遠。
  只是感興趣──僅僅只是湧現起興致。
  她像是終於遇到足以令她感到興味昂然的觀察物,一面與他嘻笑打鬧,一面用視線緊緊追隨著他。
  移不開目光。

  看著。
  只是看著。





03.

  「かみ?真可愛的名字啊,漢字是……」
  「就叫我カミ就好囉」她輕輕笑著,「要唸成神様かみ也可以唷。我家的雙親對於取名有種非凡的品味呢,哥哥的名字是妖魔,我的名字則是神魔。
  以唸法而言啦,實際上是其他的漢字。她又竊笑了起來。
  他很難說這樣的笑法會令臉蛋未脫稚氣的她看起來嫵媚,確切點說,是完全不,但看起來確實挺可愛的。要不是看她長得可愛,他也不會湧現想褪下她衣物的慾望因而向前搭訕。
  而妖魔──這個單字令他聯想到某個認識的男人,他思考一下只覺得大概是偶然,便沒有深究下去。
  「喔──這樣啊──不過カミちゃん還是很可愛呢,所以名字唸起來也很可愛呀。
  這是騙人的。她想。
  眼前的這個男人並不在乎自己叫什麼名字,他只在乎以他的標準──她還算可愛的臉蛋、她那還算不錯的身材,以及她是否願意為自己打開大腿這件事情而已。

  在初始被放到床上時,她一時突發奇想,在張開雙腿後,邊發顫並意圖再次閉闔起來,試圖製造她仍是處女的形象──不過在之後,發現他根本不是會因為對方是處女而感到興奮的類型後,覺得無趣便懶得偽裝了。想來也是,畢竟他至今下手的人選不乏已經有交往對象的女人,他饒是有掌控慾,也並非那種擁有獨佔慾的類型。
  他在她打開大腿後,立刻將腰支卡了進去,明明幾乎是她來不及反應的速度,但不可思議地,並不會帶給人過於急躁的感覺。
  他的動作總是充滿餘裕。

  他說,他的名字是金剛阿含。
  然後流有惡魔血統的她,名喚蛭魔紙(ひるま かみ)。

  她沒有告訴金剛阿含她的姓氏。
  那時的她還尚不知曉他與兄長的淵源,所以並非特意隱瞞些什麼情報,僅僅只是下意識地,保留了起來。
  蛭魔紙心想,這就是她與兄長間的分歧,兄妹的原點。
  蛭魔妖一染髮、誇張的造型、半句不離威脅的說話習慣、耳環、富有攻擊性的形象、從不離身的威脅手冊──所有的一切都是意圖威嚇對方、嚇阻對手,為了讓對方深刻理解到「蛭魔妖一多麼具有威脅性」這件事。若用同樣的比喻,那麼蛭魔紙那惹人憐愛的外表與那若有似無的撒嬌般的講話方式,則是為了向對方隱藏起她實際上是怎樣的人,她為了不讓對方理解到自己的本質──而塑造出手無搏雞之力形象的自己。





04.

  發洩了幾個小時後,金剛阿含鬆開對她的掌握,用右手從後方繞過她的身子,從腋下的位置環住,揉著她右邊的乳房,並讓嬌小的她靠著自己的臂彎。
  「有點晚了,乾脆睡這裡算了。」
  「……不過我沒有帶在旅館住一宿的錢,沒問題嗎?」紙任由著他蹂躪過自己身上的每一吋肌膚,特意用撒嬌般的柔和聲音這樣試探。
  「啊?」他一反剛開始認識時溫柔的口氣,粗魯地回道:「妳沒帶啊?算了,揍他們一頓就得了,諒那些廢物也不敢跟我收錢。」金剛阿含同時想起這附近還架著幾支蛭魔妖一改造的監視器一事。當然這件事,她並不知情。

  被他這樣一兇,往常的女人不是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就是面帶困擾,又或是表露怯弱,少數則是一笑置之──畢竟金剛阿含在「被包養的才能」上也是無人出其左右。紙並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反應。
  更確切的說法是沒有反應。

  好似她在很早以前便知曉了金剛阿含是怎麼樣的人一般。

  蛭魔紙默不作聲地凝視著他的側臉,並發覺到他已經逐漸對她失去興致。





05.

  分別的時候,身高只到金剛阿含胸口位置的她墊起腳尖,友好地與他來個濕吻後,在旅館外頭告別。她沒有主動告訴他,比起床上技巧,她更偏愛他的接吻方式。
  「阿含君。」紙這樣稱呼他,「既然交換了mail──以後歡迎聯絡啊。」
  「喔,好。」

  「大概到4P為止,我都還是沒問題的。」
  她面帶笑容,「不夠人數的話可以隨時連絡我喔。」
  「……」僅是些微,金剛阿含對於她這番有些大膽的言論揚起了眉,但也僅此而已,「有需要的話。」他戴上了太陽眼鏡,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不用分析揣測也能知道,金剛阿含生活淫亂、平日酗酒玩樂、打架鬧事、毫無節操地流連於女人之間,所以此時的她──儘管已經確實對這名男性產生非源自情愫的某種情感,大抵是不會與觀察慾差距多少。
  她是知道的,自己那在普遍定義下屬於惡質那側的性癖。
  肉體上沒有依存症,精神卻已出現預兆。
  但金剛阿含不會執著特定的女人,會輕易地去接近和他喜好相合的女性,也會輕易捨棄對方。
  喜新厭舊、又容易對已經到手的對象厭煩。
  正因如此,金剛阿含才是最為理想的對象。

  她天生──就深受這樣的人類所吸引。

  不過即使紙對自己的心境轉變瞭若指掌,並且對於這名男性的善變有所認知與覺悟,她認為自己與他大抵往後都不會有所交集──畢竟在床上交歡時,紙感覺金剛阿含也沒有做出什麼樣的表現顯示出有特別喜歡她。
  直到她隔兩天接到金剛阿含的邀約電話為止。
  他真的帶了其他兩個女人過來。





-Tbc-





  蛭魔紙。
  大約是國中時就創的女兒,今天第一次寫她XD。
  那個年紀的創角總是會想創成主要角色的兄弟姊妹,然後我又喜歡兄妹所以←
  一開始只是設成蛭真推手,後來發現好像個性跟阿含相性不錯,就拿來配阿含了。
  取名叫「かみ」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因為對應哥哥是「妖」,妹妹就是「神」的かみ,不過只有讀音而已,神實在太不適合當名字,所以用其他漢字的「紙」。(當然這兩個漢字的重音不一樣…所以紙才對阿含說也可以唸成神的重音)

  我家女兒通常都有怪僻,有ドM的、有亂倫的,也有像紙這種就是只喜歡危險份子的。
  雖然有很多種說法通常是「男人要壞壞的女人才喜歡」,不過這種的通常都會有個限度在,也就是說,壞到某種程度就會覺得是底限了,在這種情況便已經不會有心動的感覺。
  紙的情況則是沒有那種底限在。

  對了,含紙的話,基本上就是砲友關係,不會再更進一步了(爆)
  因為阿含這種類型也不可能會想要有正經的交往對象……在他身邊的女人要嘛是像紙那樣配合他、要嘛就是無法配合就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