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HP×瑞斗夢】短篇01-06




01.自戀

  那是一種無可避免的自戀。

  湯姆瑞斗在各方面都是那樣恣意妄為的人。

  ──這個世界是為了他而誕生的。
  ──地球因他而轉動。
  ──敵人是為了阻礙他而活的。
  ──奴隸是為了服侍他而生的。
  ──路人是為了作為和他毫無關係的存在而存在的。
  ──殘渣是為了讓他踐踏而殘留的。
  ──玩具只為了取悅他而始為玩偶。
  ──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存在意義也唯有湯姆.瑞斗一人。

  無可救藥的湯姆瑞斗說著無可救藥的話語。
  聽不出是玩笑話抑或是打從心底如此認為──湯姆瑞斗口中的旋律,在她耳裡就是如此可笑的戲言。
  ──他是對自己所言那樣深信不疑嗎?

  然後,
  然後他,

  ──妳,是為了我,才誕生到這個世界上的啊。

  ……她輕輕惴慄。

  為了迷戀湯姆瑞斗。
  為了愛他。
  為了取悅佛地魔王。

  正如他所言,不是為了目的的手段,而是為了手段的目的。


  她的人生,是從愛上了湯姆瑞斗才開始的。


  沒有終焉。
  沒有未來。
  沒有煞車可言的單向行駛。
  就連中途懊悔也──辦不到。
  不愛湯姆瑞斗的自己並不存在任何一個世界。

  無論重複多少次,她仍舊會義無反顧地成為他的狗。
  無論重複多少次。
  無論重複多少次。

  無論重生多少次,無論死去多少次。
  無論殺死多少人──遑論殺盡天下人。

  為了她所服侍的那個王──你們全部都該去死啊!

  所以最為可悲的是,面對佛地魔王那些無可救藥的妄語,她卻不由自主地默默頷首了。
  困惑著的那種心情,也會立刻消逝無蹤。
是同意了嗎?還是確信著呢。


  會想著:

  ──啊。
  或許真的就是如此呢。




02.
自我中心

  「不管過去、現在,乃至未來,我都最喜歡你了。」

  「是嗎?」
  那傢伙的回應相當簡潔。

  「可是,不管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都一點也不愛妳喔。」

  但就如同湯姆瑞斗因為過於傲慢而從不在乎別人的心,她那狹隘的的心,亦容納不下「對湯姆瑞斗的愛」以外的事物。
  也就是,就連湯姆瑞斗是怎麼想的,她也一點都不在乎。





03.
潔癖

  那傢伙擁有潔癖。

  如同那日他親手噬親。
  殺掉父親這種罪──對那傢伙而言,不過是拂去塵埃這般理所當然的事而已。
  不過是例行的清潔作業。
  不過是如此微如草芥的習慣爾爾。

  ──因為那傢伙擁有潔癖。

  所以某夜的纏綿並未貫徹始終,原因她是該心知肚明。
  她該懂他的。
  她該理解他的。
  從那個她還被允許喚他「湯姆」的時代開始,她就必須要竭盡所能地討好他才是。
  取悅自己的主人乃是奴隸應行使的本份。

  就像佛地魔王從不在乎別人的心。

  沒什麼大不了的。
  狗有狗的日常,奴隸有奴隸的生活,玩具有被玩弄的義務,被欺凌的傢伙被凌辱是理所當然的事──就如同這些事物一般,每個存在都有各自習以為常的日常。
  那便是他與她視為理所當然的既定事項。

  儘管那傢伙本人並不承認,但這世界上除了他自己以外,最為理解他的大概就是她了。
  因為一直以來,她都一直注視著那傢伙。

  一直、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是。

  所以她立刻就明白了。

  無論是殘酷的真實,抑或那傢伙甜膩的虛言,
  儘管她時常甘願被迷惑,卻還是得以明白。


  ──因為那傢伙擁有潔癖。


  那日那傢伙於耳邊烙下深深的漬痕,玷汙了她──不,
  反過來了。

  是她,玷汙了他。

  所以當某個夜晚裡那傢伙停下了例常的前置作業,並直接棄她於被褥上不顧。
  留下他的狗,和尚未賜予完畢的飼料。
  那傢伙的眼神似曾相識,她曾經看過這道冰冷的視線,已經無數次、無數次了。
  那傢伙用眼神說了一遍,又一遍。

  視之為垃圾的眼神。
  宛如看待汙穢之物的輕蔑。

  那時她才理解了,明明是如此顯而易見的事實──那麼又為什麼她到現在才察覺呢?

  對他而言,她與那堆汙染他的塵埃無異。
  自己在湯姆瑞斗的眼中,不過是個骯髒的存在罷了。





04.
總之就是這種感覺的生日

  「瑞斗──生日快樂喔。」
  「……

  湯姆瑞斗莫可奈何地將閱讀到一半的書籍暫時擱置著,微微將冰冷的視線移到那個打擾到他閱讀的聲音的主人身上。
  那名不速之客只是莞爾著將一個包裝好的禮物遞給他。
  他就是最討厭她這一點了。

  「……今天是幾月幾號?」
  「十二月三十一日呀。」
  「十二月三十一日,是我的生日嗎?」
  「…………

  ……
  每年都這樣。





05. Why scared?

  「……瑞斗你,總是將死亡看做是最糟的結果呢。」
  她翻過身,大膽地將雙腿跨坐在瑞斗的身子之上,讓其視線與自己的平行對視。
  她感到有些不自在。
  那對漆黑的瞳孔依舊寧靜得令人可怕,彷彿他注視著的不是一個活人只是一幅畫像,彷彿他視線所及之處的自己並非有機物而是無機物。
  對他而言,她就跟路邊的石子差不多嗎。

  「這世界上,明明就還有更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很難得地,那一次,她是笑著訴說。

  但湯姆瑞斗只當作沒聽見。





06.寵物

  「就喜歡和討厭而言,我其實算是喜歡妳的吧?」

  他和她的姿勢相當曖昧。
  以湯姆瑞斗的膝蓋為枕,她纖細的身子在沙發上縮成一團,沉默不語地任他把玩著長髮。
  「不過呢,是作為寵物的喜歡──畢竟妳,就像我第一隻飼養的家畜啊。」

  「然而寵物這種東西啊,隨時丟掉都無所謂的。」

  家畜沒有回話。
  家畜從不被允許回話。
  只是享受似的,安分地,在主人的膝蓋上靜靜闔上了眼瞼。





-Fin-




  都是以前丟在噗浪上的片段XD。
  只不過修一下又加了一小段新的就放上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