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關於三日月闖入審神者澡堂的那件事



   當他拉開女湯的拉門時,他看見他預期見到的少女,而原先預料的反應一件都沒有發生。
   
 
  「……」
 
  他服侍的審神者胸部下方的身體都浸泡在水裡,因為霧氣的緣故,幾不可見的曲線三日月宗近也無法透過澡堂的水窺見。飛鳥的長髮並未一如以往綁成高馬尾,而是用毛巾盤了起來,只剩幾綹髮絲散落在頸際,觸到水霧後髮尾因為濕氣而黏附在皮膚上。
 
  飛鳥原先背對著他,聽到門拉開時與門軌摩擦的聲音才轉動頸子,將面容對向他。
    

   冰冷的眼神。
 
  不帶熱度的雙眸。
 
  沒有詫異或憤怒,也沒有三日月宗近原先期待的羞恥心或羞赧等等──他心想也是如此,飛鳥在平時都能夠面不改色地當著他的面更衣,想來不會在意區區入浴被窺視這種事。
 
  ──雖然原先就沒有抱持多少期待了。
 
  ──不過這反應真不像女孩子呢。
 
  三日月宗近恬不知恥地這樣想。他原先就是與羞恥無緣的人,而在某種程度上,他的審神者也是如此。
   
 
  隔了好一會,飛鳥看著他率先開口了。
 
  「這裡是女湯。」
 
  「我知道。」
 
  「……是嗎。」
   
 
  而後她又陷入沉默,別開了視線。三日月凝視著她的細微動作,淺淺地笑著,他不知道是否她面對所有人都是這種態度,抑或只是因為他是刀,所以才是這樣不痛不癢的反應。
 
  他不知道,只是猜。
 
  但光是想像也足夠了,不去看她的表情──而是窺視在她那張人皮下的思緒。
 
  三日月宗近因而湧現了想要摟抱她的念頭。接著在未經飛鳥的允許、也未獲得她的命令之下,自顧自地褪下衣衫。
   
 
  進入水池後,他沒有選擇坐在她的對面,而是飛鳥的左側。
 
  「雖然付喪神並沒有泡澡的需求,不過偶爾泡一下澡也不錯呢。」
 
  「……」
 
  他主動這樣開口,然而身邊的少女一句回應都吝於給予,她既不生氣也沒有開口叫他滾,只是沉默地繼續泡著澡,從他的視角可以看見她微微浮出水面的乳房,而飛鳥顯然沒有動任何想要遮掩的念頭。
   
 
  「主上。」
 
  於是三日月宗近這樣呼喚她。
 
  飛鳥僅移動眼球,再度將目光放到他身上,在毫無歪斜的漆黑注視下,他沒有感覺到壓力,或許摻雜著不悅──是了,飛鳥是在瞪著他,儘管他感覺不到明確與指向性的憤怒。
 
  「沒什麼,」三日月宗近依舊那副怡然自得的神態,「只是想這樣叫妳。」
 
  「隨你喜歡。」
 
  而後沒有再說一句話。
   
 
  既然沒有話語,也就是沒有命令,也沒有拒絕。
 
  在不賦予命令的狀態下,刀都是自由的。
 
  三日月宗近也是自由的。
   
 
  他攬住飛鳥的腰部,將她的身體拉向自己,那是沒有任何強制性的攫取行為,並不粗魯也不特別溫柔──她隨時想要推開他都可以,可是飛鳥沒有這樣做。
 
  回過神來時,她的側臉已經靠在他的胸膛上,盤起來的髮,則碰觸到他的下顎,她認為自己的身形已經不算太嬌小,但修長的三日月宗近仍然能用整個身體包覆著她。
 
  她閉上眼睛,在漣漪掀起的水聲之中想起了夜晚,每個三日月摟著她入眠的長夜,也都是類似這樣的感受。
 
  儘管身軀都由他覆蓋住,她卻從來沒有感覺過安心。
 
  想必是──她不需要,三日月宗近也未曾給予。
   
 
  過了漫長的十五分鐘後,她感覺到些微的暈眩感,察覺自己的耐度已經到達了界線,原本想叫他鬆手,結果卻聽到自己這麼說:
 
  「……三日月,這裡是女湯。」
 
  沒有任何意義地重複。
 
  三日月宗近卻像是能夠理解她的心思般,立刻鬆懈了支撐她身子的臂膀,解放了她。
 
  「我知道。」他又這麼說,並將氣息呵在她的耳畔,就像壞掉的留聲機似的,懷繞在他們兩人周遭、又出自他們之口的奇妙對話。
   
 
  在她拉開門,踏出門前,三日月宗近背對著她,看也不看地開口:
 
  「主上要是不介意的話,我下次再來。」
 
  「別再來了,笨蛋。」
 
  「也是呢,女孩子還是要有點矜持好。」
 
  「……唯獨不想被你這麼說。」
   
 
  拉門碰地一聲被用力關上。
 
  慢了一拍後,三日月才聽見了自己的笑聲。
 
  
 
  然後漫不經心地又這麼想:
 
  ──果然,今日夜半再去入侵一次主上的寢室吧。

 




-Fin-  





  只是小短篇。
 
  我家三日月女審的日常。時間點沒有詳細設定,總之是在飛鳥死掉前…前幾個月吧。

  老流氓……總之就是想寫寫這種感覺的三日月。
 
  其實感覺他也沒有什麼犯罪(?)的自覺,因為對他而言是很平常的事。
 
  ……然後加上對這種行為莫名容忍度很大的女審,這真是最糟糕的組合了…!





4 則留言:

  1. 破廉恥!!(指
    可是我好喜歡這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哈哈哈真的是破廉恥XDDDDDD
      謝謝妳喜歡我家(雖然一點也不怦然心動的)這對ヾ(*´∀`*)ノ

      刪除
    2. 其實我一直覺得,如果對象是付喪神的話,本來就很難開展出怦然心動的戀情吧?尤其是三日月這種性格的wwwwww
      啊不過鶴丸的話可能可以(?

      刪除
    3. 應該說,先不論是否能夠發展出怦然心動的戀情,首先當事人的兩人都完全不會小鹿亂撞就是個大問題了XDDDD
      如果是少女心一點的女審的話可能反應就會可愛很多吧(?

      我也覺得鶴丸感覺就很適合怦然心動的戀愛呢!

      刪除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