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原創】受魔女蠱惑的愚昧勇者


00.

  第一天,勇者誕生。
  第二天,勇者與夥伴踏上了旅程。
  第三天,勇者與夥伴一路奮戰。
  第四天,勇者抵達了魔王城。
  第五天,勇者打倒了魔王,救出被擄走的公主。
  第六天,勇者拯救了世界,凱旋回歸。
  第七天,勇者與夥伴們進入城堡接受國王的加冕,

  然後無人生還。






01.

  「──但你活下來了。」魔女低語。
  如惡魔在耳邊呢喃,悄聲送入誘惑的耳語。

  昏暗的室內,隱約可見連同地毯一起插入地面的聖劍,某人右手維持著緊握劍柄、單膝跪地的姿勢,蹲在一名女子的身邊。
  那名女子身著華美的服飾與首飾,可想見其身分之尊貴,但她如今卻沒有了生氣與氣息,如同斷了線的牽線人偶般,頹然倒臥地面──就像她本就該如此般。人偶只是就那樣永眠、沉沉睡去──
  房間的另一角,另一名妙齡少女緩緩朝兩人走來,腳步輕得幾乎沒有留下一點聲音。

  「你活下來了。」少女說,男子沒抬頭看她。
  「無人生還,無人回歸,該死的人都死了,不該死的人也都死了──但你仍是活了下來。」
  他沒有回答。
  「為什麼你活下來了?還是該問,為什麼是你活下來了?──你知道原因嗎?」
  他還是沒有回答。
  但少女不在意。她根本不在乎他的想法。
  魔女只是自顧自地說著。

  「……吶,我說勇者。」少女──魔女──逕自換了個話題,走到了勇者的跟前,在仍然定格在半跪姿勢的他的前方蹲了下來,與他的視線平視。儘管勇者沒望向她,她卻毫不介意地直視著勇者。
  「──親愛的勇者大人,我喜歡你喔。你知道我最喜歡你哪一點嗎?」
  「……」
  「是你守護世界的決心嗎?不是,雖然的確很了不起,沒有相當的覺悟實在無法擔下拯救世界的重任呢。是你與魔王軍的千軍萬馬對戰時,一騎當千的模樣嗎?不是,雖然的確很帥,你的實力也的確是找遍整個世界都毫無敵手的程度──但那也不是我喜歡你的理由呢,勇者。」
  說著的同時,魔女窺視著他的表情,接著雙頰突然泛上紅暈,她首次表露出羞澀的情感。
  「……表情。你知道嗎?我喜歡你的表情喔。」
  「……」

  「就像那時候一樣,被深愛的世界捨棄、被喜愛的人類背叛、情同家人的夥伴們一個不剩地全部死去、失去了所有歸處,哪裡也回不去了,既無法抵達任何地方、也不被容許存在於任何地方。背負起拯救世界的莫大希望──同時也必須承受著足以毀滅世界的同等絕望。在那個時候──對,勇者你啊,拯救了世界的你啊,爬在地上求饒著,哀求著,求他們至少放過你的夥伴,但希冀以及祈求都盡數被否定──那是當然的,怎麼可能有人能允許你的存在,至少王國的那群人就絕對不可能,你太危險了、太令人畏懼了,你可是拯救了世界喔?打倒了那個足以毀滅世界千百遍的魔王喔?你的危險性已經遠遠超越了所謂兵器──怎麼可能有人會容忍無法受自己操縱的滅世兵器存在啊,打倒了魔王的勇者的危險性已經遠遠勝過魔王喔。你既然能夠拯救世界,當然也能夠毀滅世界,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你從未想過這一點嗎?從未思索到這一層面嗎?他們希望你死,你必須要死、非死不可,最好在與魔王對戰時就這樣兩敗俱傷同時死去,但你活著回來了,他們就不可能置之不理;話說回來,如果你當時和魔王同歸於盡,你的夥伴大概就能保住一命吧……但事情還是變成這樣了。所以你的乞求沒有意義、你的希冀沒有意義、你的求饒也毫無作用,你就這樣邊品嘗著被背叛的滋味、體會被捨棄的現實、一面看著夥伴們一個個悽慘地死去、接著你自己也逐漸衰弱、瀕死──吶,你知道嗎?」她停頓了一下,輕輕掀起嘴角,陶醉地笑了,
  「……你那時候露出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
  「我在那一刻──就愛上了你。」
  「……」
  「而且你──」


  「你現在──就露出了和當時一模一樣的表情喔。」


  魔女伸出了雙手,一把環抱住勇者垂下的首級,讓他的頭倚偎在她的懷裡。
  「……別哭,不要哭啊,勇者,你在那個時候就明白了吧?眼淚是沒有意義的,你的求饒也毫無意義,既不能拯救誰、也無法拯救你自己。」
  勇者只是持續不發一語,毫不抵抗地讓她抱著自己,任由她溫柔輕撫自己的後腦勺。

  在她的懷中,他聽不見魔女的心跳聲。





02.

  「魔女。」

  昏暗的視野中,勇者在她的懷中,第一次開口了。
  那聲音猶如在沙漠中迷途許久,苦苦尋覓尋不著出處,久未受甘霖洗禮,幾乎就要乾渴致死的沙啞聲音。光是只聞其聲,便會感到極度不舒服與不悅。究竟是要遇到什麼事,才能夠發出這種聲音呢?
  「……我不是不知道,妳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話。」
  「嗯。我想你其實也不笨嘛。」
  「我知道妳是打算,利用我做什麼。」
  「讓你知道也有何不可呢。」
  接著勇者又陷入沉默。她此時此刻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這樣就夠了,魔女方才,已經徹底享用一遍勇者的表情,與他的眼淚,她如獲至寶,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接著勇者又這麼問,

  「……她是,為什麼而死的呢?」

  倒臥在他們一旁的妙齡女子。
  勇者問,她為何而死?
  魔女一邊思忖著他問的是哪一邊,一面泰然自若地回答他:
  「死因的話是毒死喔。嗯,不知道你是問死因還是動機--啊,順便再告訴你,我想應該是自殺,當然也可能是王國的達官貴族們計劃毒死她──畢竟公主殿下還挺愛慕你的嘛?或許不是愛慕,那幾乎可以說是迷戀了?你們兩個是兩情相悅的沒錯吧?還準備要打倒魔王後回國結婚呢。所以說,也可能是國王策畫要謀殺你和你的夥伴們後,為了防止公主洩漏些什麼,才準備毒殺自己的女兒吧。反正他也不只她一位子嗣,根本不怕找不到後繼人,之後再將勇者你們的死和公主的死歸咎於前來報復的魔族──之類的。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她是自殺。」
  「……為什麼?」
  「女人的直覺。」
  魔女嘻嘻一笑。
  勇者沒有笑。

  「自殺的理由是──」
  「這個就只能猜測囉,但是……大概是感到絕望了吧。公主殿下呢,是邊感到絕望,一邊選擇死去的。」
  「……」
  「就跟你一樣呢。」
  「……」
  勇者沒有答話。他或許是還想問「是對於哪一邊呢?」,但勇者終究沒有說出口。
  於是魔女自作主張地回答他。

  「不知道她是對『想殺死戀人的父王』還是對『將父王殺死的戀人』感到絕望呢?或者說──兩邊都有?」

  ──可是。
  ──可是啊。
  「已經沒有解答了。」
  畢竟屍體終究不會搭話,也不會回應他,更不可能死而復生。
  屍體就只是屍體。
  她只是陳屍於此。
  「已經沒有解答了──在這個國家內,已經沒有人能夠為你提供解答了。」
  魔女輕聲私語,說給懷裡的他、心愛的他聽。

  「──這個國家內,除了你我外,再無活人。」



  「……畢竟是你殺光的嘛,勇者大人?」






03.

  ──話說回來。
  ──雖然是因為以前中過毒的關係,才產生抗毒性,這點姑且不論,但是……
  ──居然連將整顆頭擰下頭都沒能殺死他啊。

  魔女一面想著當時的情形,一邊不由自主地輕笑出聲。
  她一思及當時片草不留片甲不留,不分男女老幼將整個國家的人們全數殺光的他──會是什麼心情,她便感到幸福不已。

  她深愛的他。
  她愛上的他。
  她喜愛的他。

  她迷戀的──露出了「那種表情」的他。





04.

  「勇者,你已經無處可歸了吧?」魔女悄聲訴說。
  抵達不了任何地方。
  無法回去任何地方。
  只能永遠駐足不前,永遠、永遠、永遠地,留在那裡。
  ──你一個人,永遠留在這裡。

  「那麼,我來給你未來吧。」
  會是──哪裡呢?
  「由我來給予你未來、由我來賦予你理由、由我來予以你歸處,所以──由你來屠殺你守護過的人類、由你來毀滅你曾保護的世界、由你來捨棄背叛你的整個世界。」

  「──你來成為魔王吧?勇者大人。」

  第一天,勇者誕生。
  第二天,勇者與夥伴踏上了旅程。
  第三天,勇者與夥伴一路奮戰。
  第四天,勇者抵達了魔王城。
  第五天,勇者打倒了魔王,救出被擄走的公主。
  第六天,勇者拯救了世界,凱旋回歸。
  第七天,勇者與夥伴們進入城堡接受國王的加冕,

  然後無人生還。

  魔王死了。
  夥伴死了。
  國王死了。
  貴族死了。
  百姓死了。
  公主死了。

  就連勇者,也難逃一死。

  只剩下路過於此的魔女,
  與某個已經不是勇者的某個東西





05.

  「原來如此。妳也曾經對『上一個』,說過同樣的話嗎?」
  「不是的,『上一個』大概是由其他人對他說的吧?但假如我活得夠久,我或許有機會跟『下一個』說呢。」

  「在我玩膩前──就陪在我身邊吧?」

  勇者──又或者已經不是勇者的他──笑了出來,一把推開魔女的擁抱,推開了她的手。
  他用冷入心肺的、令人寒顫的眼神,用那樣的目光,凝視著她。沒有望向他曾經深愛的女人,而是全心全意地注視著魔女。
  既可憎又可悲,既可哀又可笑。
  即便是這副模樣的他,卻仍然發出了嘲笑的音節。

  「那便如妳所願吧,就由妳陪在這樣的我身邊,在壽命結束為止,都要陪在我身邊。」
  「我會負責看你看到底的──親愛的勇者。就由我來陪伴左右,見證你的末路──直至終結為止,直至終焉為止。」

  伴隨著笑聲。
  勇者是隨著哭聲死去,那麼魔王就是帶著笑聲誕生。
  廢人的出生通常都伴隨著哭泣,而他此刻的嘲笑則似乎是針對此生此世的所有廢人。

  魔女欣然看著這一切。
  看著深愛的他,成為另一種她沒見過的他。
  ──可是她能愛著這樣的他直到何時呢?





06.

  那一天勇者死去。
  然後魔王誕生了。

  他坐鎮於魔王城的心臟位置,等待某日的某個地方,會有某個勇者的誕生。
  等待著勇者前來此處。
  魔王想著,勇者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前來找他呢。

  那一天魔王死了,勇者也緊接著死去。
  然後魔王誕生了。


  ──反正他也無處可歸了。





-Tbc?-





  原形是《天空之扉》的勇者雷伊。
  打倒魔王、拯救世界→拯救世界後回國→入城慶祝勝利時勇者一行人被王國毒殺→結果只有勇者活下來→反過來將整個國家的人全部殺害。
  這邊都是參照雷伊的遭遇寫的XD,至於魔女原形則是凱洛絲。

  倒不如說這篇其實原本是我在妄想《天空之扉》的同人產物……但是中途加入了一些奇怪的思想和點子,就乾脆把它改成這樣了。
  話說回來,拯救世界後反被人類背叛的英雄/勇者、接著因為被背叛反過來報復世界。←這種設定其實還挺常見的……

  所以其實勇者與魔女之愛、勇者和公主有一段情、和勇者成為魔王的理由,都是另外想出來的分歧,就和《天空之扉》的雷伊沒有關係了XD



2 則留言:

  1. 很精彩的同人文,天馬行空又不失原著的導向。讀到雷伊的心境有種歷歷在目的錯覺。

    只是…
    僅僅是…
    關於凱洛絲…
    好吧……或許第7話給某櫻的震撼實在太沉重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常世桜さん:

      謝謝ヾ(*´∇`)ノ
      衝著一個衝動腦補的,因為腦補越離原作越遠,所以還是改成自創文章發了。

      凱洛絲wwwwwww
      第七話她…真的回不去了wwwwww
      不愧是姊姊大人啊,期待她後面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可以繼續跟姊姊玩對手戲www

      刪除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