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原創】勇者與奴隸制度-騎士的手札01





《騎士的手札01


──普拉斯曆6XXX





  我要把我所知道關於勇者的事實全部記述下來。
  儘管大概沒有任何作用、這本手札也不會有任何人看見,我還是必須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否則我已經快無法忍受下去了,所以,看到了這篇手札的人啊,請原諒我。若真的有讀者存在的話。
  請原諒我,我必須將我的所見所聞都記錄下來,否則我將發狂。


  我是王國的一名騎士。過去曾經被玩笑性地稱為勇者過,但我不是勇者,我只是有過幾次奉國王之命去討伐魔族的一名騎士而已,過去一段時間小有名氣而被一些部屬擅自奉為勇者,那不過是玩笑性質,無論是才能也好聲望也好力量也好,都遠遠不及那些傳說中的「真物們」。
  我從來沒有「成為」勇者過,我也希望絕對不要有那麼一天,要是那種不幸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在那一刻我就會立刻咬舌自盡。

  所謂勇者這種東西,通常是神話中故事的主人公,泛指為勇敢地為人類挺身而出、與魔王對抗的英雄──這當然是廢話。我要說的是,能夠被稱作「勇者」的人,當個世代通常只會有一人。人類與魔族的爭戰歷史太過悠久,連歷史書籍都沒有留下太多關於遠古聖戰的事情,而可以確定的是,每一位「魔王」都會對應一位「勇者」,這是當然的,因為打倒魔王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勇者,在打倒魔王之前就被殺掉的勇士們,都只是類似像我這樣的騎士。
  所以,一個世代內,只會存有一名勇者,與一名魔王。而所謂「一個世代」的定義大約是多久,就要依每個魔王現身之後、直到勇者成功討伐成功的時間而定,通常「世代有多長」這也不會是當下就能夠測量出來的,而是交給幾百年後的歷史學家們書寫歷史書籍時來定義的。
  這些都只是前言。

  我想說的是,在我們「這個世代」──我姑且仍是如此稱呼──我曾經見過「這個世代」的「勇者大人」。不只見過,還親自接觸過、與他攀談。我當時隸屬於勇者率領那支討伐魔王的軍隊中,作為上級騎士,凡是測定戰術與決定戰略等等事宜,勇者大人都會對我們親自下達命令或召開軍中會議與我們共同商討。
  勇者大人──他是我這輩子遇過最偉大、最崇高的人,我過去也是和所有少年一樣曾經做過所謂的勇者夢,但是第一次遇見他的當下,我就深刻明白了自己的渺小。畢竟所有的少年都會長大成人,在成年之前我就已經從軍,然後在不久之後,我就和大部分被迫長大的人一樣了解到,所謂崇高的理想與高潔的精神根本不存在,甚至要論及「捨己為人」,連最高地位的聖騎士長也無法達成這個目標,不可能「完整」、「正確」、「完全」地做到的,頂多只能夠像我們這些出征捨命的軍人這般,「盡可能地」在「表面上」盡忠就已經是極限。而勇者大人……卻完全顛覆了我的這項認知,我在這一生中,從未見過具備著如此高貴情操的人,就像是要貫徹這世界上所有拿來形容英雄的字眼,他就是那樣偉大。

  沒有虛假與算計,勇者大人是真心真意為了人類而行動,打從心底深愛著世界與人類,並且奉獻出自己的一切,完全沒有考慮過自己的事似的,將他的一生全數消耗在消滅人類的敵人上。我從幾年前就聽過這個人的事蹟,當時他雖然已經冠上勇者之名卻並未到真正名滿天下的地步──殲滅騷擾國境邊界的極惡危險種、獨自一人輾平對人類國度造成重大傷亡的龍窟、與數名魔界帝國內的軍團長對峙並獲得壓倒性勝利等等──越傳越被誇張化的英雄戰果。那時我相當不以為然,畢竟這種程度戰果肯定也對應著相應的報酬,所謂勇者不就只是高級的昂貴傭兵嘛──而如今真正見面過後才知曉,他無論被賦予什麼樣的任務,都未曾有過怨言和不滿,也都是無償、不求回報。他似乎是當真打從心底珍惜著他所認識的每一個人,並且喜愛、信賴的所有人類,以過分愚昧而寬闊無邊的胸襟,去接納全人類的所有願望。那份龐大到足以將一個人逼瘋的使命感──說白了,不過就是些蠻橫不講理的請求而已,希望誰來拯救自己、不講理的祈求,勇者大人卻全數接受了。那種行徑,除了瘋狂的聖人以外什麼都不是了,就連大主教也不可能存在這種瘋狂的大愛吧,那時我嘆為觀止地這樣想著,那是需要多麼毫無牽掛的信賴才能夠辦得到的事情,他似乎是真心信賴著人類,並平等地深愛著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類。
  而我說的偉大,不僅限於精神層面。

  ──他擁有的是,以我的感知範圍內,也無從理解「根源」及「盡頭」的力量。
  我無法將勇者大人的力量數值化,因為這世上實在罕有能夠與此拿來作為基準或比較的對象,甚至我自身──畢竟也稱得上是王國內屬於上級戰士的其中之一──也無法量化那份力量。我的知識及經驗都有限,以至於甚至不知道他的力量的極限能夠延伸到哪種程度為止。雖然這樣比喻不太好,但那就如同深淵般,猶如蔓延至無邊無盡的黑洞,無境的漩渦,光是體驗過一次,便已經難以忍受,知曉身旁這個人是另外一次元、更加高位階存在的此事,令我連恐懼感都湧現不出來,只徒留無限巨大的空虛與無力。說來丟臉,第一次與魔界帝國的最高級戰士──魔王禁衛軍對峙時,我也有類似的感受。不同次元、不同世界的居民,以實際的肉身存在於自己的眼前實在令人難以接受,而且徹頭徹尾理解到自己的無力後,就算戰意與殺意沒有消失,意志也早已被磨盡了。
  總之,我所能感受到的勇者大人就是這麼強。不,應該說,連我都不知道勇者大人到底有多強。任何質疑這個男人是否為真正勇者的人──事實上這種人意外地還為數不少──對於這些人,我想我也什麼也不會為勇者大人辯駁吧。
  因為只要實際看一眼,就會知道了
  知道那個人毫無疑問──就是所謂的勇者。



  然後,我要直接寫下結論。
  儘管我前面如何讚嘆、讚美那個人,那個我憧憬的勇者大人,我也必須要這麼說才行,我非將這件事寫下來不可。
  為了寫下那個人的偉業。
  為了寫下那個人的罪刑。

  所謂的勇者,就是狗。

  比人類還要低下、比奴隸還要低賤。
  別說是我的階級聖騎士了,比貧民窟那些最底層的賤民還要不如。
  不是人類,而是狗。
  不是生物,而是兵器。
  所謂的勇者就是這種東西。

  高尚的人格、高貴的情操、捨己為人的精神,那些都不是虛假的。我知曉的勇者大人確實表裡如一,為他人著想、深愛著人類、捨己為人、奉獻自己的所有,打倒魔王、拯救了世界。

  那一天,勇者拯救了世界。
  那一天,勇者毀滅了世界。

  我被迫認知到,勇者大人那所謂不求回報的大愛是怎麼一回事。
  我被迫理解到,所謂無償付出是當真不需要報酬,所以才必須付出比什麼都慘痛的代價。




-Tbc-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