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5日 星期六

【進擊的巨人×里佩】無法成眠的夜晚(R18)



00.

  佩特拉察覺今天是個不對勁的日子,是從她清晨起床時發現她人在里維的床上那刻開始的。

  「咦……?」






01.

  佩特拉腦袋陷入了輕度的混亂之中。
  眼前的情況再明顯不過了,但佩特拉卻覺得映入眼簾的場景比世紀字謎還難懂。

  為什麼?
  床上?
  兵長的房間?
  兵長的床?
  什麼時候?
  和兵長?
  為什麼?
  怎麼回事?
  昨天晚上?
  為什麼?

  ──最慘的莫過於她完全想不起來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怎麼也想不到答案,只得四處張望尋求線索。
  只見里維在枕邊仍然尚未恢復意識,沉沉地睡著,眼瞼閉合著,難得有機會能近距離注視他的睡臉,佩特拉這才發覺他的睫毛意外地長。而她還發現里維就連睡姿也很拘謹,既不落枕、也不會亂踢棉被、更沒有鼾聲,睡顏平靜且安詳。佩特拉見他這樣不禁微微泛起笑意,暫且忘卻了剛起床時的混亂。
  佩特拉小心翼翼地盡可能不發出聲音,動作輕巧地為他拉好棉被。

  ──但是……
  ──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不成真的和兵長發生了那種事嗎……?

  佩特拉垂下了頭,在其他情緒悉數湧現前,她最先感覺到的僅是羞恥,她盯著蓋在自己身上的被褥發呆,不禁想著自己真是個毫無情趣的女人啊,發生這種事後第一件事就只是覺得害躁而已嗎──佩特拉每當感到不安時便不由自主地捲曲起身體,這次也不例外,她拱起身體,交叉雙臂抱緊自己,但她的顫抖仍未停止。她的手指捏著自己的襯衫──等等,襯衫?
  因為剛恢復意識瞠開眼瞼時看到的畫面過於衝擊,她這才好好地檢查自己的身體,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並未衣衫不整,而自己身上的衣物也一件不少。她的襯衫釦子也是扣得好好的,更別提內衣了。

  「所以──並沒有……並沒有和兵長,發生這種事囉?」
  潮紅尚未褪去,佩特拉又陷入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羞恥心與自省裡,雖然究竟為什麼會在兵長的床上醒來這件事情的確還未釐清,但她卻馬上就聯想到那種事上,不就好像是她潛意識在期待這種事情的發生嗎──真是太丟人了。

  太失態了。
  太丟臉了。
  太羞恥了。
  佩特拉壓抑住想要尖叫的念頭,但陷入自我厭惡的她又再度將臉埋入膝蓋中。

  儘管佩特拉自認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及慘叫,但她的反覆拉緊棉被的動作仍是讓蓋著同一條被子的里維感覺到了震動,他這種難以深眠的體質並不廣為人知,無關他本人的意願,里維幾乎夜夜都只能淺眠入睡。因此佩特拉即便動作已經盡可能地輕微,他最後仍是被吵醒了。
  里維面色不善地無聲無息睜開雙眼,黑色的瞳孔在初始陷入渙散,但只花了短短十秒便捕捉到眼前的畫面,並立刻理解到了現前的狀況。

  他淡淡地開了口:
  「……佩特拉?」





02.

  受到驚嚇的貓會拱起身體、貓毛豎立,並在那一瞬間進入警戒狀態。
  而兔子受到驚嚇則是會在原地彈跳或當場逃走──或者是毫無反應卻在隔天猝死。
  以這種分類標準來判斷的話,佩特拉此刻的反應應該屬於隔天猝死的兔子類型。

  在呼喚她第一聲後,佩特拉被嚇到縮緊了身體,渾身僵硬,他看見佩特拉面無表情地回望他。而起床時有著低氣壓的里維臉上同樣也不帶任何表情。
  形成了兩人默默凝視著對方的詭異畫面。

  接著,在里維的視點裡,眼前的部下以慢動作──實際上大概也必無差異──向後方癱軟倒下。
  里維在她就這樣摔到床下前攬住她的腰,將佩特拉的身子拉向自己。

  抱著佩特拉似乎已經渾身脫力的身體,里維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可以辨別的情緒,他望著懷裡的女性,在心裡默默地想著:
  ──有必要嚇成這樣嗎?





03.

  最後他讓佩特拉的身體埋在自己的懷抱中,放任她到自行清醒為止。
  剛起床的里維,無論是情緒起伏或話語的多寡都只比雕像再好上那麼一點而已,調查兵團裡也從來沒有人敢向剛起床的兵長搭話──其實並非代表里維是真的會因為低氣壓而情緒不穩定的人──僅僅只是因為從來沒有人敢越矩去試探地雷,是故無論里維是否真的如兵團內傳言那樣有著可怕的起床氣、又或者只是他甫起床時會面色不善但實際上並沒有起床氣,都幾乎沒有人會讓自己與剛起床的里維共處一室。

  「……冷靜下來了嗎?」
  「……是的,對不起。我今天的腦袋似乎不太順暢,給您添麻煩了。」
  接著兩人顯然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下去,里維並不在意讓房間充斥著沉默,佩特拉卻特別覺得困窘,於是她又說:「請問,為什麼我會在兵長的房間呢……?」
  「妳還記得昨天晚上在漢吉的房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佩特拉聞言,才想昨天傍晚用完膳後確實是被漢吉分隊長拉去幫忙搬運實驗器材和用具到她的房間,後來在離去前和分隊長多聊了幾句,並喝了幾口茶,但之後──之後的事情──
  「她跟我坦承,她遞給妳的那杯茶裡摻有一些特殊的藥。」
  「咦咦咦──?」
  「那四眼田雞說她完全忘記那些茶葉是經過特殊處理的茶葉,而且她也只遞給妳喝,所以她自己沒有喝到那些茶──她是看到妳昏倒後才想起來那些茶葉有問題。」里維語調平板地陳述著,「接著當她扛著妳出去時遇見了我,便硬把睡死的妳塞給我──我本來想把妳送回房間,但妳的房間是鎖著的。因為時間也晚了,我就讓妳睡我房間裡。」
  所以──就是這個樣子。
  佩特拉聽完後只覺得渾身乏力。

  「副作用是神智渙散和四肢無力──但只要休養一天就會恢復原狀了。」里維補充。言下之意似乎有「難怪妳剛起床時會那樣失態」的意思在。無論里維實際上話語裡有沒有這層意思,她都像個挨罵的小孩一樣再度縮緊身體。
  里維望著這樣的佩特拉,雖然想要安撫她,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作罷而一聲不吭。又想起漢吉還要他替她向佩特拉道歉,但他一思及此事便只感到煩躁,他絲毫沒有要代替那隻四眼田雞致歉的意思,最後還是沒有對佩特拉說出口。

  「我明白了,昨天晚上真是受您照顧了。」佩特拉打起精神後面對上司鄭重地道謝,「下次再發生這種情形──雖然我由衷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請您讓我睡在地板上就好。呃,畢、畢竟孤男寡女共睡一床上有點……」到了語尾又不禁越說越輕。
  「──佩特拉。」里維卻冷不防地打斷她,

  「我再確認一次,妳真的完全不記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嗎?」
  「咦?」
  「那個四眼田雞說──」

  「──那個藥是迷藥。」





04.

  正確來說,應該是製造失敗的麻醉藥,失敗就算了,卻帶有類似迷藥的副作用。而且是類似酒精,擁有催情效果的迷藥。
  藥的效果因為一開始漢吉泡得太濃──劑量過重,佩特拉因為承受不住而昏了過去,所以藥的實際效用是從短暫的昏睡中甦醒過來開始。也就是說,今日早晨佩特拉算是在漢吉房間裡昏倒後「第二次」醒過來。
  里維並沒有詢問漢吉究竟將迷藥加在茶葉裡是為了什麼,雖然當時漢吉的說法似乎是「和巨人的實驗有關」,但他發自內心不能理解迷藥到底跟巨人的實驗有什麼鬼關係。漢吉對巨人這種異形生物抱持著高度的興趣,但里維並沒有,當然也完全沒有意願去理解被他視為狂人的這名分隊長的腦袋構造。且在潛意識裡覺得問清楚答案感覺會讓自己有個糟糕的回憶,是故他最後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昨晚里維在決定將她帶回自己房間後,佩特拉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然後是一連串噩夢的開始。

  「妳想知道妳做了什麼嗎?」
  佩特拉渾身僵硬,搖了搖頭。
  「昨晚光是安撫妳就費了我很大的力氣。」邊說著邊在心裡想,那藥的效果比起說是「迷藥」,實際上更接近「春藥」些。
  「……對不起。讓您這麼費心。」
  「該道歉的是那個四眼田雞。」里維說,
  「但妳放心吧,昨晚沒有發生妳想的那種事。」
  「……真的,各方面都非常抱歉。那、那麼我就先告辭……」

  已經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一逕道歉的佩特拉立刻就想離開床面,她剛右腳落地,里維卻迅速地拉住了她的手,再度將她拉向自己。
  「佩特拉──妳知道我昨晚是怎麼想的嗎?」
  「我、我不──」

  佩特拉第二度被里維由身後攬住身體。她倚偎在他的擁抱中,察覺到里維的心跳、觸摸以及語調都十分平靜。
  由於背對著他,她看不見兵長的表情。
  她不明白兵長此刻的心情。

  聲音。
  她只聽見聲音。
  佩特拉單方面被擄獲,單方面地承受著來自背後上司的所有話語。

  「──昨晚我安撫著妳,同時也在安撫著我自己。」

  只要一瞬間就夠了。
  須臾。
  短暫。
  卻又有如一世紀之長。
  她與他的關係,只需要片刻的光陰便會被毀壞,並換上另一層有別於面具的外殼。

  「我一直在想著不能趁著妳這樣的狀態而下手……所以我忍耐到了現在。忍耐了整個晚上,到了清晨才睡著。」

  ──佩特拉。

  里維輕聲呼喚。
  只要凝神細聽,便可以聽見來自里維極其細微,卻十分清晰的呼喚。
  與平時呼喚她的語調並沒有差異──意義卻截然不同。
  佩特拉將視線移到了房間的門扉。她想她如果此時逃向門口,里維想必也不會攔住她。但佩特拉被里維碰觸的瞬間,便無法順利地操控著自己的身體。
  ……是那個藥的副作用嗎?
  不是,不是的。
  她想不是那樣子。
  她也明白此刻刺激她的神經的,並不僅僅只是來自上司的擁抱。
  有股難以言喻、她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強烈的東西──她感覺到有種慾望藏在腰部的深處。

  「──佩特拉。」
  然後里維將嘴湊近了佩特拉的耳邊:
  「昨晚的我因為妳陷入恍惚所以忍耐著,現在妳則是因為清醒了而忍耐。」

  「……選擇妳喜歡的那一邊吧。」





05.

  黑到如同焦油的的熔岩開始沸騰了起來。

  他伸手扒開她的襯衫。佩特拉一開始緊抓著下擺像是心生抗拒,那是由緊張衍生的輕微、微不足道的抵抗,而因為抵抗意識異常微弱,里維仍是順利解開了所有扣子,連同背扣式胸罩一起脫了下來。
  只是到這個步驟,佩特拉的身體卻已經有些汗水淋漓、體溫竄升,熱到像是快要燒了起來一般。

  里維一路由頸間吻至手指,最後才讓彼此的雙唇密合──奪走了她的唇。接著穿過齒間,讓舌頭伸了進去。佩特拉吸吮著里維的唾液,讓他的液體流入自己內部的深淵中,她無法因此而滿足,他亦如是。
  無論如何都無法滿足、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僅此滿足。
  請您在我的體內活著吧──佩特拉不曾說出口,眼眶卻因此濕潤了。
  里維怕是沒有查覺到佩特拉的心意。但他的身體卻有著迎合佩特拉的反應──他昨晚可是未動她分毫。

  像是陰霾那樣的存在。
  又或者是入夜前的餘暉,在遺棄大地前便消逝無蹤。
  里維因為他自身的存在價值總被比喻為光,但他卻是從最底層的地獄中誕生,他對汙穢的厭惡是否屬於同族厭惡──這點不得而知。儘管他並非寧可生來既成為陰影,但里維卻從不覺得自己像光。而佩特拉──也與光的概念不盡相同。
  他並非蛾。佩特拉也非光,非火。
  若硬要形容的話,佩特拉更接近落日的那最後一道餘暉──

  無法擺脫。
  無可迴避。
  令人沮喪。
  令人發狂。
  餘暉無法令人絕望,也不會使人入魔。
  饒是些微,饒是那不過須臾之間──但他確實是被那樣的存在蠱惑了。

  為什麼?

  里維將頭埋入佩特拉裸露的雙峰之間,停下了動作。
  那一瞬間的僵硬卻讓佩特拉的下體濕潤了。
  里維開始用舌尖品嘗佩特拉肌膚的味道。他落於她腰部的吻讓佩特拉渾身癱軟並且似乎因為覺得癢而微微顫抖著,而佩特拉的反應也因此讓里維更加硬挺。
  他接著褪下佩特拉的內褲。

  「──成為我的東西,佩特拉。」
  里維壓低聲音。
  佩特拉沒有同意或者反對。
  她早就對他說過她的答案了。

  里維讓佩特拉張開了雙腿,並讓他的腰肢卡進大腿之間,他將手指伸進金色的茂林之間,然後碰觸到了隙縫,並將手指伸了進去。佩特拉因為有異物進入的刺激輕呼一聲並弓起身體,她的身體產生比方才更劇烈的反應,又旋即咬緊下唇,似乎在嘗試讓自己不要發出怪聲。里維見她這樣,對她說「可以不必忍耐」。佩特拉溫馴地點了點頭,但仍然緊咬下唇,里維擔心她會將自己的嘴唇咬傷,將手指抽出,轉而再度親吻佩特拉。

  里維將一半的自己交給了雄性本能,這次則是將自己的性器抵在通往佩特拉內部的狹窄入口,並一口氣侵入她的隙縫。被侵入內壁的痛楚在一瞬間向佩特拉襲來──

  她感覺自己受到了侵蝕,
  受到了掠奪,
  被奪取了所有權,
  被某人擁有、被某人佔據,
  因而感到自己的內部即將空無一物的錯覺。

  然後、然後、然後──


  然後「他的佩特拉」就這樣成為了他的東西





06.

  兩人窩在被褥裡,互相凝視著對方。里維的目光不帶任何躊躇,佩特拉則是還沒有擺脫方才的感覺,視線因而有些猶疑。
  「……好累,原來這種事是這麼累的事嗎。」
  「需要我去幫妳拿早餐來嗎?……現在應該快午餐了。」
  「呃,我想應該還是能爬得起來,就不勞煩兵長您了。」
  「原來如此,還爬得起來啊。」里維意味深長地說著,再次翻過身,將佩特拉壓在自己身下。

  「──那個,兵長?」佩特拉畏畏縮縮地開口,湧現一股不好的預感。
  而她的預感是正確的。

  「再來一次吧,佩特拉。」
  「等等等等──」

  「誰教妳昨天害我失眠一整晚。放心吧,妳今晚會很好睡了。」
  「我、我根本是會一路睡到晚上吧!」





-Fin-






  遲到了一個半小時的情人節快樂!
  索爾珍洛基的三人滾床單只好等下次機會,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下個月吧…

  其實有點硬寫,所以有些不完美的地方也請多多包涵orz。
  不忍說我寫這篇寫到快崩潰,因為寫到快四千字他們連嘴都還沒親更別說嘟進去了!快四千字衣服都沒脫啊!為什麼你們還不脫!(崩潰)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能喜歡,還有再說一次情人節快樂//

10 則留言:

  1. 阿泡寫個R18可以讓女人都想脫褲子了(欸
    其實算真正督進去只有後半段、前面也夠癢了可惡←
    (不要首段感想就在抱怨#

    前面醒過來的胡思亂想的佩特拉,小心翼翼抓棉被的地方描寫的好生動XD
    然後真心佩服前一晚的兵長,不會反抗又主動送上來的(雖然是藥的關係)、而且還是喜歡的女人,居然可以忍耐到這樣wwww不過兵長大概也打定主意要在佩特拉徹底清醒的時候要了她吧(艸)

    \我期待續篇的煽情佩特拉/
    情人節快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瞞阿澄,跟《轉瞬間的事》那篇一樣,我自己寫到最後也想脫褲子了(淦)
      這篇寫得很抓狂啊XDDD
      因為想為他們滾床單這件事寫個好鋪陳,結果就是前面寫了一堆都還不上床…。

      因為趁著對方神智不清就做,對兵長而言是種無法允許的行為吧。
      結果就是想了想,雖然這篇用了迷藥(其實比較像春藥),卻事實上沒什麼用武之地…最後還是等到佩特拉清醒後才要了她XD
      這篇的兵長雖然抱著佩特啦不讓她下床,但里維還是很尊重佩特拉的意願的,如果佩特拉真的不想,他也不會強要…當然我覺得他某部分也是因為知道佩特拉對自己也有這個意思才敢這樣…XDDDDD

      \請等我的白色情人節賀文/

      刪除
  2. 泡殿的文一直都是那麼好看//////
    好希望哪天也能夠寫成這樣啊qqq
    <-正在努力創作的新手一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四度

      非常謝謝你的喜歡<3
      我覺得自己還是有很多不夠好的地方,所以以我為榜樣可能還是慎選一下XDD(?)
      但也希望你能夠網自己理想的方向邁進喔!積年累月的努力是一定的<3

      刪除
  3. 嗚嗚嗚嗚嗚嗚!重度里佩路過,立刻受到無視防禦的兩千三百萬點傷害,瞬間跪倒在大大的筆下!!
    我沒辦法用文字說明心裡爆炸的開心,在眾虐文裡尋它千百度之後,終於找到女神佩特拉的幸福。(哭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不起我遲了半年才回覆orz

      謝謝謝謝謝謝!!
      其實寫里佩我也是虐:甜 9:1,這篇真的是我難得的甜文了
      希望佩特拉無時無刻都是幸福的(*´艸`*)

      刪除
  4. 好好看喜歡你的文字表達方式>//////<
    想再多看一些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
      已經是四年前的文章了,其實現在回頭看還蠻害羞的(爆)

      刪除

留名字的位置在「名稱/網址」輸入即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