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5日 星期二

2021年4月16日 星期五

【Jupiter/拜冷→女王】往最深的那處走


01.死後的山陵
 
  妳凝視著我,但其實沒有看著我。
  妳看著的是天空上的水漬,它劃分金屬和植物的枝條,區分礦物和穀穗,將天空切割開來後能看到死後的山陵,田野麥粒中朦朧的幻影,而我在那當中只是點綴,一如妳對星空與宇宙的看法。
  妳從山丘歸來後,回到我身邊,我什麼也沒問。
  我害怕失去妳,怕妳有朝一日發現其實我從沒有資格擁有妳。
  我既沒有出現在妳描繪的藍圖之中,甚至不屬於在麥粒裡微小的一個分子。
  我僅僅是你遺留在這世界上一個印痕,其餘的都僅是妳夢中的滄海一粟,妳醒來後甚至不會記得我存在,包括凱莉克,包括泰塔斯,帶有妳基因的子嗣只是妳隨手拂去的印記,是妳一時興起的玩物,妳對孩子的渴望不過是轉瞬即逝的幻影,養了就放,放了就膩,膩了就丟著,這樣的玩具在九萬年間一共玩了三次,妳對這片宇宙是何其百無聊賴、耐心用罄,一如妳從不在意別人的心。
  那是一種累得要死,倦得發瘋的悲傷。
 
  妳看著我,但其實沒有看見我。
  妳注視的是天空的水漬,與死後的山陵。
  我從不喊妳回頭,因為覺得道出的呼喚就如我微不足道的存在,說出口就會像融雪似地消失無蹤。我就在那融冰之中愛著妳,詛咒著妳,直到消融入海與黑暗的交界處,尿裡有血,血裡有唾液,唾液中有咒罵的名:我從不喚妳的名,我不愛妳!──我不愛妳。
 
 
 

2020年12月31日 星期四

【FGO/道滿GD】騙人的獸(リンぐだ)

00.

  把空杯喝成一座荒島,將酒吐成故土的夜色,他從自己的足跡走去,走到很遙遠遙遠的地方,他就像被世代遺忘的那條動物,堆著色調顛倒的笑意,沒有一個人看見他。他似乎是從那道門離開的,但彷彿沒有人發現。是從哪道門離開的呢?直到來世,有人這麼耳語:那個道摩法師呢?
  那個道摩法師嗎?
  那個人的眼睛,並不屬於活著的人吶。
  有著銅幣扔入了沼澤一般的神采。
  把穀物入了秋的田園遮成墳場陰影一樣的眼神。
  將極樂彼世暗成一個投影。
  ──那不屬於活著的人吶。